您的位置: 主页 > “老大好人”成“黑老大” 安徽一村主任获刑19年
织梦园广告位

“老大好人”成“黑老大” 安徽一村主任获刑19年

中新网合肥4月30日电(夏莹) 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、敲诈勒索、强迫交易、寻事滋事……按理说,一个连任五届的村主任应该与这些罪名毫不相干,然而事实上,这些对于他却证据确凿。“老好人”吴化好以宗族关系为纽带,组织领导一个黑社会性质组织,把持基层政权长达20年,是当地群众又恨又怕的“黑老大”。

警方:线索摸排“黑老大”浮出水面

据安徽省淮南市公安局山南分局刑侦大队办案民警介绍,2017年底,分局在摸排线索时,得知位于田家庵区三和镇西瓦村的贵源搅拌站自2011年成立以来,长期受到村主任吴化好及其宗族兄弟吴化图、吴化路等人的滋扰。吴化好多次指使亲信以封门堵路、言语威胁等方式,对搅拌站老板形成心理强制,再由吴化好出面“协调”,大肆对搅拌站、供应方及承建方进行敲诈勒索、强揽工程,攫取经济利益,逐渐形成以吴化好为核心的黑社会性质组织。

据悉,除了通过违法犯罪使组织成员获得利益,吴化好还经常安排成员聚餐、游玩,为成员解决纠纷、处理“难题”,籍此强化成员间的关系。

图为该企业已回归正常生产状态。 夏莹 摄

企业负责人:“村主任”成幕后推手企业苦不堪言

现任搅拌站负责人方某说,搅拌站自2011年开始建设,但受到吴化好等人长期滋扰,直到2015年才建成投入生产,导致搅拌站的建设周期由五个月拖至四年,期间更换了多任老板。从建站的部分工程到后期的生产原料供应商,都被以吴化好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强行垄断,而他们供应的沙、石价格高,若不买他们的原料,吴化好就撺掇该组织成员阻挠生产。

“我们从2015年开始生产,但到2016年我们几乎没有盈利,因为材料成本高,仅原材料成本就比同行要高出近300万元。我们每次找到吴化好,他就一面‘教育’闹事者,一面让企业出钱安抚闹事者或把工程给闹事者做,他则作为‘和事佬’从中收取‘协调费’。”方某表示,自该组织成员到案后,企业经营环境得到根本改变,现在的村干部对企业发展十分支持。“庭审当天,我是通过现场直播观看的,如果没有这次扫黑除恶专项斗争,搅拌站可能就无法经营了。”方某感叹。

村民:“村主任”不作为一年只见到两次

在村民眼中,吴化好是一个不合格的“村主任”。吴老伯的家位于该村的另一个村民组,距离吴化好办公地仅一公里,却从未见到吴化好主动前往村民组。“我们要是不主动找他,一年只能看到他两次,只有上级要求检查工作时,他才会来我们村。”吴老伯介绍,该村民组一条路曾被水冲毁,为运输粮食,村民找到吴化好希望村里能给修一修,但吴化好不予理睬,村民只得自己筹钱修路。在发展农村经济方面,吴化好没有作为,也从不关心。

不少村民也都有同样的反映。据另一位村民介绍,作为一个村主任,吴化好的心思从未放在工作上,想的不是带领老百姓致富,而是整天打牌、喝酒。为了能连任村主任,吴化好曾在选举前,请村民去家中吃饭,在投票时则让组织成员在选举箱边看着大家投票,对参加选举的村民形成无言的威压。通过这种手段,吴化好在13个村民组每次都获得较高票数,连任了五届村主任,把持基层政权20年。

2018年12月27日,淮南市大通区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,吴化好等7人因犯组织、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、敲诈勒索罪、强迫交易罪、寻衅滋事罪等,分别被判有期徒刑十九年至一年不等及相应财产刑。吴化好等人不服提出上诉,2019年2月13日,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维持原判。

织梦园广告位
上一篇:劳动节时代估量超220万人次进出澳门 游客约60万
下一篇:两名主犯获极刑!广东江门特大跨国制贩毒品案一审宣判

您可能喜欢



回到顶部